甜饼小铺

努力做一个合格的蓝家吹^q^

所有cp都不逆。

【我永远爱墨香和大家】

  看到墨香终于发声我是真的哭了。这几天见过太多可怕的事了,从一号下午知道这个事,我就一直在微博lof和QQ呼吁大家理智和道歉,也谢谢各路知道我是粉却没骂我的网友。特别感谢一个热心姑娘,上一条发的提醒就是她告诉我的。真的谢谢。
 
  整整三天难过的吃不下饭,看到什么都想吐,一想到这件事就胸口疼。连着两天五点半起床跑基层,却没胃口吃早饭,逼着自己喝了瓶牛奶。跑完服务看到了墨香的声明和平安重庆的辟谣,觉得天终于亮了。瞬间有点脱力,手脚都在发抖。

  现在坐在肯德基点了炸鸡和奶茶安慰自己。所有的委屈在这时一拥而上,一边吃一边忍不住掉眼泪。我真的好想放声大哭,理智粉做错了什么啊!!

  现在我想通了,不管下不下架都无所谓了,有墨香有大家就够了,这次魔道也得到了教训,约束自己的同时也试着去约束别人,我们不可以破罐破摔,就算形象再糟,做点什么也永远比什么都不做强。太阳明天依旧升起呀。

就这些,我永远爱墨香,永远爱你们。不改,不改,死也不改。♥♥♥

补充:
1.微博戾气太重,这两天最好能退博保平安,或者只搜自己喜欢的东西看。遇事先冷静。看到魔道相关的热搜不要点进去不要给热度。我的方法是把魔道热搜的上一个和下一个点几下,让其他的热度上去。

2.除了蓝v、警方的消息和官方声明(作者、晋江、猫耳腾讯等)别的消息都不要相信。

3.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不要被这个事影响了正常工作学习。今天的我是个反面例子!我反省😄

4.努力产粮让大家愉快起来吧!这才是第一生产力

5.没啦,就这么多。愿天天开心

【高亮】【高亮】【高亮】

有个好心的妹子提醒我的。
我看到这个也被吓了一跳。

产粮的太太们有车或擦边球的最近都不要发了。以前发过的最好备份后删除。也不要再转发传播车相关了,都等风头过去再说。
最好不要去微博说话了。魔道相关上了两个热搜,这并不是好事。别给话题热度,让它降下来。
大V我也不知道是哪个
但【别乱猜!!】【别去跳!!】

欧美⭕因为比较放飞,车多。今年年初的时候上面整理txl风气,拿这个开刀,非常多的超话惨遭爆破,被清的一干二净。

前车之鉴

受害的姑娘已经脱离危险了。各路媒体和大V也开始出来报道前因后果了。这时候若是我们再干出什么,下场就远不止超话被删这么简单。
魔道已经全面商业化的今天,如果名声真的臭了,或者被共青团等点名批评甚至封  杀。以商人的精明,对于魔道这个ip,猜猜看是会保还是会弃?

妹子建议我再科普下“紫光阁”
虽然名字听起来不“吓人”,但紫光阁是国鸗家机鸗关工作委鸗员会,属于党、媒。皮下平时脾气比较好,但真的惹到了绝不会有好果子吃。比共青团还要不能招惹的存在。现在这两个号已经同时警告了。

顺便一提,可以去搜搜PG one是怎么凉的,粉丝疯狂洗地的同时还说紫光阁听着像是卖地沟油的组织,还买了热搜……

言尽于此,大家好自为之。
希望我们能安全度过此次的难关。

可以用于提醒亲友,但截图请不要扩散出去。答应了妹子只用于lofter的。

诗仙就是诗仙啊!!!!!!
我永远喜欢李白!!

摘纪录:

应是天仙狂醉,乱把白云揉碎。
——李白《清平乐·画堂晨起》


感谢推荐

求加正经语c群

可有什么语C群推荐?要严肃一点的,想好好磨皮。最近想c晓星尘道长

求到就删

出本回血

华武《信鸦》45

苍歌《山盟》(上下两册)130
纸胶带也在,没用过。

都没翻过几次,几乎全新。求爽快妹子带走。邮费自理。一起买可包邮

为什么LOFTER的屏蔽标签只有二十个

根本不够用啊

这是一个群宣

一个人在微博上找粮吃实在太孤独啦,想创个群和道友们一起玩!

没什么禁的,lo喜欢斗图!发图片别刷屏就行,发黄图请先预警,敏/感话题不要多谈。

讨论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墨香的三本小说。cp的话群内不讨论除书里明确写明以外的cp,主cp不拆不逆,拉郎cp比如曦澄、曦瑶、风情、冰九等,如果你吃也请不要在群里讨论。薛洋相关不讨论薛晓/晓薛,也拒绝洗白言论。

lo主知道自己是个事逼,大家请不要打我😂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就请来一起愉快的玩耍吧。进群问题是回答三本书中任意一句台词。

子聁媜兮:

lofter你再屏蔽试试?

樱井大毛菌:

 ☆如果真正的忘羡看了cql 会有什么反应呢? 

☆p2的最后意思是十指连心  羡羡与叽的手相扣,并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忘羡世界第一好  拆了的等着天道好轮回吧!

被屏蔽一万次我也要重发 😃
忘羡女孩绝不服输!!!!

白雪岚在我心里从此死了。

再见

【明唐】麻醉奇缘 【现代paro 一发完】

吃了烙饼太太的粮后哭着熬夜产出的小甜饼

希望能治愈你们

烙饼太太的文可好了你们快去看啊!!!!

灵感来源于这个视频

“——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嘘——别出声,毕竟这样的经历一生能有几次呢。以后阿尔肯会感谢我们的,对吧。”

 

意识的触手慢慢伸出,陆晟从黑甜乡中逐渐醒过来。这一觉睡的太舒服了,他很久没有享受过如此舒适的睡眠了,以至于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飘在云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暖橙色的光芒,一个长发的身影在他的身边站着,然后慢慢的凑了过来。

 

哦,我可能真的在天上飘着。他想,“……我看见了天使。”陆晟轻飘飘的吐出一句话。这时他似乎听见了他那两个混蛋兄弟的笑声,不过他才没空管,因为天使带着微笑凑近了他。

 

唐幽低头看着病历确认姓名,没听清楚这句含糊的话,于是俯下身子仔细观察患者的情况——“你还好吗?陆晟先生?”他又问了一遍。

 

他长得可真好看,那双盯着自己的黑色大眼睛里面像是有星星,脸庞仿佛是在发光,就像是天使,或者是精灵,还是别的什么都好,总之,是他长这么大遇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陆晟的脸上浮起一点红,努力扯出一个完美的微笑,但他显然还不能很好地控制麻药效果未过的脸部肌肉,使得这个笑容显得傻乎乎的。

 

不过,在某人的眼里,这相当的可爱。

 

陆晟清了清嗓子:“我说,你真好看,像个天使。”这个距离他得以看清了他胸口别着的胸牌,原来天使叫唐幽。“陆晟先生?听得到我在说什么吗?”

 

“当然。不能更好了。”得到了回答的唐幽忙着记录病号的生命体征和评估状况,完了扶过他的头偏向一边,防止呕吐物把病人给呛死。陆晟借着这个姿势,光明正大的盯着人看。唐幽的睫毛又长又密,眼睛黑亮有神,五官精致,他简直无一不喜,直勾勾的盯着人问——“你是我的男朋友吗?”与唐幽眼神相触时他轻轻地缩了下又问了一句“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当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你。”

 

由于麻药未过,他的发音一直有点口齿不清,那调调可爱的要死。唐幽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拿过一只接呕吐物的杯子,又替他把头发拂到耳后。

 

“那是我的荣幸。”

 

陆晟脑子里的一部分开始慢慢活跃起来,连刚刚的告白没有得到回应都无法浇灭这股亢奋。他盯着唐幽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唐幽终于被逗乐了,眼前的大男孩让他想起在圣诞节的街上缠着他非要给他一只气球的人形玩偶熊。

 

“谢谢。”他说,“你长得很帅,你会是一个好男朋友的。”

 

陆晟却一点都不满意这个答案,他皱起眉头、支起上半身抗议——“才不是这样的,你应该回答你也喜欢我!”他人高马大,这样动起来整个病床都有点摇晃,唐幽赶紧按住他打了石膏的那边手臂,然后又握住病人完好的那只手。在他的手握上去一瞬间,不快的病人奇异的被安抚了,他的手立刻黏黏糊糊的回握过来,与他十指相扣。看向他的眼神亮晶晶的,像是闪动在晨曦下的露珠。

 

“我好爱————你。”

 

男人仿佛不知疲倦似的重复着告白的话语,那个爱字被拖的高亢悠长,仿佛在唱着悠扬的咏叹调,或是在念着古老的情诗。然后用亮闪闪的眼神看着床边的医生,饱含期待的凝望着他心中的天使。

 

唐幽在心里叹息一声,知晓今天自己是没法轻易脱身了,用脚勾过一只凳子坐下。陆晟看唐幽坐在了床边,高兴得又重复了一遍爱语。唐幽瞟了一眼一旁举着DV录的开心的两位家属,预感这个视频会成为他以后相当一段时间的谈资。他有些小小的不快,不是因为眼前的小麻烦,而是因为自己的职业操守不得不冷淡以对的态度,这将在以后一遍遍的重放。他不希望因为这个给陆晟带来不快或难堪。

 

病床上的陆晟完全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还在兴致勃勃的宣布:“我真的好爱——你。” 轻叹了口气后,他小心的扶住青年的脖子,拿来了枕头垫在他脑后,让他能偏过头看他。唐幽有点无奈的看着他:“你喜欢我什么呢?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你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知道!”青年的目光在听到这句话后黯淡了些许,然而又很快亮起来,这一点也不妨碍他笑得像个不谙世事的王子:“而且我知道我们会结婚的!”

 

“天呢!”旁边的金发青年笑得举着DV的手都不稳了。站在后面一点的棕色卷发看起来年长一些的,已经一手捂住了脸,不忍再看。

 

“你这里写着呢。唐——幽——”陆晟又支起身子凑近了唐幽,挣扎着要空出一只手指着胸牌,唐幽赶紧把他按回去,试图让这个仿佛吃多了糖果果的大孩子安静下来。

 

“我真的好爱——你。”重新躺回去的陆晟又盯着唐幽咏叹似的说。

 

心脏仿佛被一只毛茸茸的小猫咪用头亲昵拱着,但是职业道德让医生不能作出回应,只能更用力的握住青年的手。“会吗?”他幽深的眼睛终于弥漫上真实的笑意“婚姻可是一件很复杂的事。”

 

“我都想好了。”陆晟得意的冲着医生摇头晃脑,这下他看起来已经像一个多动症儿童。医生的回应让他更加笃定了一分钟前做出的人生规划,并开始完整这张蓝图。“我都想好了。我们不要在教堂里举行婚礼。”

 

“你喜欢露天的?”唐幽在问出这句话后惊觉自己被带跑了,然后赶紧在心中否认了。他只是想知道对方的脑子里还有多少异想天开的主意。

 

“在我的家乡,我所信仰的教派都会在三生树下举行婚礼。”唐幽想,原来他的病人并不是基督徒。

 

“三生树?”

 

“对!三生树有着很美很美的传说,它从千年前就伫立在那里。花开的时候美极了。我们都会在那里举行婚礼。”明明早已过了相信传说的年纪,听着他的描述,唐幽还是不由自主的心向往之。

 

“听起来很美” 只是对美景的向往而已。

 

“所以你同意了。你同意我们在三生树举办婚礼了!”陆晟拔高了调子,听起来又想唱情歌了。

 

“是的是的。”唐幽此刻只想让这个大型儿童安分的躺在床上。

 

“我们要骑着马走进婚礼现场。”

 

“那棒极了。”唐幽是由衷的发出赞叹。

 

“你要穿蓝色的礼服。蓝白色的,或是蓝黑色。要那种深蓝或者宝蓝,蓝色很衬你的眼睛。”唐幽觉得自己真是疯了,竟然跟一个认识不超过半天的人计划着共度余生。

 

“我们还要自己打造戒指。”陆晟拉着唐幽的手凑到脸前,仔细研究对方手指的尺寸,打量完了还在指节上亲了一口。

 

“没问题。”唐幽心想这有何难呢,不过是选材、铸造、镶嵌、抛光,我可是姓唐的男人。

 

“你真好。”陆晟被感动的眼圈泛红,吸了吸鼻子说:“等我的胳膊不麻也不痛了,我要抱着你亲亲。”

 

知道这是麻药消退的正常反应,唐幽还是有些不忍,这会儿他已经没法纯粹的站在医生的角度去看待陆晟所遭遇的伤痛了。他甚至有些痛恨他们的相遇是在医院,是因为一次交通事故。

 

“待会儿会更痛”职业操守让他不得不说下去,“不过我会陪着你。”

=====================================================

 

“我的中文名是陆晟,原名是阿尔肯·昆图”

“……指环王知道吗,就是那个阿肯宝石,孤山之心,我名字的由来。”

“…我超爱托尔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就像他笔下的精灵。”

“我们要生——要领养两个孩子……”

…………

“天啊。”

 

陆晟将平板丢还给他二哥陆曜,一手扯过被子盖过头顶,试图闷死自己。“我们的塑料兄弟情走到了尽头!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

“你们看起来爱得要死要活,难舍难分。”陆曜的手指拖着进度条慢慢滑动,“尤其是讨论婚礼那段,太感人了,大哥都哭了。”

 

“我没有。”坐在陪床上安静削苹果的陆昕淡淡的开口。

 

陆曜耸耸肩,“我要把这个发给小妹,她会为错过这个后悔一辈子的。”

 

“...别。”

 

陆晟的声音闷闷的传来。

 

“你是在害羞吗我的兄弟?你的脖子都红了。”陆曜掀开了陆晟的被子,拍着他的肩膀:“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因为麻药而已。我还因为麻药刚醒没知觉哭着找过我的蛋蛋。不过我那时候才六岁而已。”陆曜混不在意,“大不了不认账。”  如果这时候唐幽在场,说不定会以为他家的多动症是遗传。

 

“闭嘴好吗。我居然和一个刚认识的男人求婚了!”说真的陆晟有点心虚,他当然知道这种因麻药搞出的乌龙可以一笔带过。

 

关键是,他好像,不想不认账。

 

陆曜跟个人精似的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哇哦,我就知道。”他朝他挤眉弄眼,“你栽了。”

 

不等陆晟反驳,他又飞快的说:“马上要到查房时间了,兄弟加油,我知道你能行!”说完,扯起削完苹果自己在啃的陆昕飞也似的离开了。只留陆晟孤零零的坐在床上,一只胳膊吊在胸前,头发因为刚才的折腾乱糟糟的。

 

我看起来肯定糟透了。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并隐隐传来唐幽和其他医生交谈的声音。

 

我现在钻进被子里装作不在病房还来得及吗。

 

门开了。

====================================================

 

唐幽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个垂头丧气,想把自己蜷起来的青年。忍着笑用笔敲了敲病历本。

“感觉如何?胳膊还痛吗?”

“不疼了。不,我是说,还有点。”陆晟已经紧张的不敢看他,手紧紧的攥住了被子。唐幽似乎没感觉到他的别扭,上前替他检查,微凉的手指拂过裸露在外的皮肤。陆晟此刻的内心如同热油翻滚,不停地对自己说:快告诉他那是真的!和他举行婚礼也是真的!可舌头偏偏僵住了,吐不出半个字来。

 

唐幽在他脑袋上方慢慢的开口:“你说的关于婚礼的事…”

 

陆晟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唐幽。

 

……这快哭了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唐幽心里那只毛茸茸的,一直蹭着他的小猫,刚刚好像伸出小爪子挠了他一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会对一个只见了一面的人无端动心,从昨天起,描绘的场景就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像中了邪一样,愿意把今后的爱情、忠诚和耐心奉献给另一个人。

 

————有谁说过,爱情就是中了邪吗?

 

病房里一时安静了下来,两人默默相对无言。

“所以…你这么快就接受了你有了个未婚夫的事实?”陆晟缓缓开口。唐幽的心脏在听到某个词时还是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了下,于是他问道:“我们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陆晟笑眯眯的执起他的手,“那就先从男朋友开始做起吧。我可以叫你幽幽吗?”

“不可以,听着好怪,像在叫女娃娃。”

“唔。那——唐幽。”

“嗯。”

“你刚刚问婚礼的事,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想说,你要举行露天婚礼,我喜欢空旷点的地方,最好有个湖。”

“……亲爱的,明教映月湖了解一下。”

“哇哦。”

 =========================================================

“他们看起来下一秒就要亲上去了。”门外伸出一只举着手机的手,按下了快门键,“我要把这张发给爸妈。”

 

下一秒,他的肩膀被人拍了拍。

“先生,查房时间请不要堵在病房门口好吗?”